联系方式
新闻中心
首页>新闻中心>政策动向
一号文件高扬“绿”字诀 生态修复或进入倍增周期
日期:2017-02-17

 

 

导读:日前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再次大篇幅强调要加强重大生态工程建设,高速增长的生态修复行业,或进入倍增周期。

  日前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再次大篇幅强调要加强重大生态工程建设,高速增长的生态修复行业,或进入倍增周期。

 

  今年一号文件锁定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专门以一个小节的篇幅,论述了生态修复的顶层设计。文件这样表述:推进山水林田湖整体保护、系统修复、综合治理,加快构建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全面推进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启动长江经济带重大生态修复工程,把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要求落到实处。继续实施林业重点生态工程,推动森林质量精准提升工程建设。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央农办主任、中央财办副主任唐仁健解读一号文件的三大调整方向时,特别强调了农业生产方式要突出绿字,推行绿色生产方式,修复治理生态环境,既还历史旧账,也为子孙后代留生产和发展空间。

 

  高扬绿字诀的生态修复,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中央一号文件。事实上,近年来,生态修复行业正快速成为资本逐鹿的高地。生态修复概念股,已经延展到包含环保、生态修复、土壤治理、园林绿化、节水等与生态有关的行业概念股,巨大的市场空间与决策层的政策支持,引得各路资本开始涌入生态修复产业。

 

  逐鹿生态修复高地

 

  随着政策红利的释放,涉及生态修复的上市公司的业绩出现超常规增长,一些涉绿的上市公司,也纷纷转型,向生态修复领域进军。

 

  从资本角度来看,生态修复至少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正处于爆发前夜。例如,一些上市公司将要从事的荒地修复业务,就是将原本不适于耕种的盐碱地、沙荒地、山坡地,进行改造后用于种植健康、有机、绿色食品和高附加值的经济作物上。

 

  在这样的背景下,以园林绿化起家的诸多上市公司,纷纷进入生态修复,分享万亿市场蛋糕。初步统计,A股市场中已有包括丽鹏股份、东方园林、高能环境、永清环保、北京建工、博世科、东江环保、铁汉生态等在内的十几家上市公司涉足该领域。目前A股市场上80%以上的园林类上市公司均已涉足环境治理、土壤修复等生态修复相关业务。

 

  而创业板上市公司蒙草生态,更是实现了惊人的业绩增长。2012年上市后,蒙草生态借助资本市场实现了跨越发展,公司资产规模及业绩均得到大幅提升,总资产及营业收入四年年复合增长率高达59.57%37.13%,划出了一道惊人的成长曲线,蒙草生态也由此被称为中国生态修复第一股

 

 

  生态修复进入倍增周期

 

  在生态修复领域,无论是水环境治理,还是土壤修复,抑或重金属污染治理,均有较高的技术门槛,需要进行技术和人才储备。

 

  换句话说,要掘金万亿级的生态修复市场,各家涉绿的上市公司都需要有金刚钻儿,才能揽上修复的瓷器活儿。纵观生态修复板块的各家公司,已经在不同领域各显神通,努力修炼生态修复的独门绝技。

 

  以永清环保为例,公司已在耕地污染治理、土壤修复、超低排放、垃圾发电、水环境治理等各个领域掌握了一批具有国际水准和国内领先水平的关键核心技术,并拥有80余项技术专利。

 

  而蒙草生态,则是努力掌握实施生态修复最基础的资源——种子。蒙草生态是至今唯一一个自建种质资源库的企业,这显然是个烧钱的行为,种质资源库要维持恒温恒湿,是一项高成本的投入,一般是政府投资运营,在当今世界,也只有孟山都这样的巨头,才运营了自己的种质资源库。蒙草生态董事长王召明曾解释:蒙草的三大产业板块,都是围绕着种子来构建的。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商业模式?这要从王召明的羊倌儿理论说起,他八岁起就在草原上放羊,春天哪种草先绿,秋天哪种草最后枯黄,他是记得最清的,这直接关系到能不能把羊放好。因为羊会跑青,哪里有新鲜的嫩草,羊就往哪里跑,作为羊倌儿的他,就得时时跟在羊群后面撵上去,所以,他最懂草的习性,最了解草的变化。

 

  如今,这样的羊倌儿,被蒙草的科研人员们视作科学家。野外采集草种的时候,每遇到一个羊倌儿,都会被蒙草奉为上宾,让他们把当地的植物生长特性和荣枯时令讲得清清楚楚。

 

  这也自然谈到了蒙草的科研体系——蒙草网罗了中国顶尖的草业科学家,到目前为止,中国北方干旱半干旱区域涉及草种繁育和草原治理的顶级专家,都在蒙草公司任职或开展某种形式的合作。即便如此,王召明认为远远不够,他认为蒙草的科研同时应该是平民化、小草化的。去沙漠里头取土样采种,有时科学家远不如当地的农牧民熟悉,蒙草不仅需要培育新品种的科学家,也需要广泛在野外的科学家”……

 

  内蒙古阿拉善一年降雨量才30100毫米,属于典型的干旱区。蒙草在阿拉善建立了荒漠植物研究院,进行沙生乡土植物的繁育制种和推广应用。大自然的巧妙之处就在于,不管自然环境如何恶劣,总有能顽强生存的草种。例如,在阿拉善发现的沙冬青,堪称植物界的活化石——650万年以前就有了,和恐龙同时出现——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气候剧烈变迁,他们都顽强得存活下来,具有超强的生命力。而蒙草建立生态研究院,就是要发现它,繁育它,让诸如沙冬青这样的草种,得到广泛应用。

 

  沿着发现——采集——繁育——保存——应用这样的路径,蒙草公司先后建起了10个研究院,专心发现和繁育这些耐旱耐寒的植物,长江以北的草原形态有2420多种植物,蒙草目前已经储备了1700种,到今年预计能达到1800种,并研发了基于科研形成了草原大数据平台,成为对草原生态实施修复工程的宝典。

 

  从这个意义上看,蒙草生态早已不是一家园林绿化企业,而是一家致力于生态建设的科技公司。如今,在蒙草的科研体系之下,蒙草实施生态修复所用的乡土植物草种,已经占据了80%—90%,这是一个质变,代表着蒙草已经掌握了生态修复最基础的资源——种子,而这些种子,是市场竞争中,难以被超越的核心利器。

 

  在蒙草的全产业链条中,种质资源库是物质保障,蒙草要发展现代草业,有种子作为基础保障;有了种子怎么种?则靠大数据平台的指导;最后,项目执行得好不好、规范不规范,要靠标准化体系来衡量。正是这三件事儿,将蒙草种业科技、现代草业和生态修复这三大板块业务,有机勾连起来,相互促进,互为支撑。

 

 

  生态隐形独角兽浮出水面

 

  从一号文件可见,无论是启动长江经济带重大生态修复工程,还是继续实施林业重点生态工程,生态修复都将在更广泛的区域内得以实施,过去三十年过度工业化和城镇化开发形成了生态欠账,已经被逐步分解到地方政府的执政任务清单中,未来几年,实施好这些生态修复项目,将是地方政府的职责所在,同时也是公众的期待。

 

  这也为区域性和地域性属性明显的生态修复企业,带来了扩张的机遇。无论是东方园林还是铁汉生态,这两年,都纷纷随着业务的扩展,将生态修复业务扩展到了全国。

 

  2016年以前,蒙草生态的主要业务集中在内蒙古。2016年上半年,蒙草生态收购了从事市政园林景观设计施工的厦门鹭路兴公司,这个并购行为既出人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此前,蒙草已经收购了普天园林,将并购的触角伸出了内蒙古,市场人士普遍分析,蒙草的业务不是只局限于北方地区。

 

  鹭路兴是一家从事房地产园林、城市园林和市政园林建设的施工企业,具有专业的管理体系和成熟的技术体系。更重要的是,通过收购鹭路兴,蒙草不仅将业务触角延伸到了南方,还踏入了新疆、西藏——那里也是生态修复的主战场。鹭路兴公司在西藏自治区承担了诸多高速公路两侧生态建设业务,与蒙草的生态修复板块实现了优势叠加。

 

  此外,除了上文提到的珠江控股、铁汉生态,纵观A股上市的园林绿化公司,近两年几乎都处于扩张的态势之中。要分享生态修复的大商机,必须构建起生态修复的全产业链,这些园林绿化企业,或将迎来一轮强劲的并购潮,将已在河湖治理、土壤治理乃至检测领域取得一定技术优势的企业,收纳怀中。

 

  而就草原生态修复来说,第二轮草场承包和轮转以后,农牧民实施生态修复的积极性会大大提高,市场化效应会更高,生态修复产业的巨大风口,或许将催生蒙草持续飞升。掌握着种质资源、修复宝典和技术标准的蒙草,无疑掌握了生态修复产业最为基础的资源,一个生态修复领域的隐形独角兽将渐次浮出水面。

 

 

*END*

 

 

瑞图